叶少启

啊啊啊啊啊my叶是天使!!!(针管笔没墨了用水性笔勾头发结果勾废了,有点迷orzzz)摸个老叶祝自己生日快乐!/gun

反图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在情人节收到的!入我叶黄谷!终身不受苦!沉迷叶黄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激动到语无伦次!好看!舔舔舔!(血槽已空。卡总音神情人节快乐啊!(虽然有点迟。 @sprinkle  @+Kaede+

【叶黄】自缚

几个强调事项
*反正人物绝对会出现OOC!/自豪的(不你)
*更文速度绝对慢!想日更!哼!不可能!(你这人)
*文笔绝对渣!不要打我!我们说好啦!/耿直(肯定会被打)
*我打算写什么我也不清楚,以后再说吧!反正现在只是个楔子!重要事项正文会说明!真的!(你滚)

楔子

“少天大大。。哥来看你了。”叶修将带来的花插在了病床前的花瓶里,淡淡的花香盖住了病房里消毒水的气味。床旁的仪器滴滴的响着,但病床上的少年丝毫没有被它影响,还是闭着双眼一动不动,原本一头棕色清爽的短发现在已经及肩,俊俏的脸庞没有一丝血色,戴着呼吸器,胸腔小幅度的起伏着,一成不变的心电图,说明着少年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。

叶修走过去,用手温柔的抚摸着少年的脸颊。他还记得少年昏迷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:

“没时间说别的了……记住最后一句……叶修……对不起……我…爱…你……。”

叶修在少年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,走到窗前,任由头发被风吹乱,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自由翱翔的鸟儿,苦笑着喃喃道:“少天大大,哥好想你,你不是不喜欢我吸烟吗,我现在已经戒了,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一看我,能不能请你快点醒来。”

叶修走出病房,敲了敲隔壁医生办公室的门。

“进来。”医生抬起头,看了看进门的人,“是叶先生啊,又来看黄先生吗?”

“嗯。你们……还是无法确定少天是否能够醒来吗?”叶修看着他淡淡的说。

“抱歉叶先生,我们是叶家旗下的医院,我们当然回用最先进的技术去救叶家想要的人,但是黄先生实在是…………黄先生送来时已经错过抢救的最佳时间了,我们已经用药物维持着他的生命,但他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我们也说不准。”医生推了推眼镜,有些愧疚的说。

“至少你们已经尽力了,谢谢。”叶修转身离开。

再次走进病房,黄少天还是没有像叶修期望的那样醒过来。

关上房门,叶修低着头靠在房门上,握紧拳头,咬着牙,低声喃喃着:“如果当初…………如果当初…………”

可惜没有如果。

突然心电图出现巨大波动,而后变成一条直线,仪器刺耳的声音说明着叶修此时不是在做梦,他疯了似的冲到床前抓住少年的手,大声的喊着:“医生!!医生!!”他随着赶来的医生将少年推到手术室门口,看着门外亮起的红灯,支持不住跪倒在地上。

他抱着头瞳孔涣散,低声喃喃着: “少天……少天……别走……别走啊。”

我还有很多事想告诉你,我还有很多事想和你一起做,我还想陪你走完余生,可不可以拜托你,别留我一个人在这世间。

Ps.我。真的是个文渣!打算写文已经不容易了!求不要打我,期末考试语文都不及格,而且六挂六,啊,已经不能过一个好年了,心疼我自己/。

求拼全职行李牌叶黄自留,箱子橙肖已拼出,其他私戳。

啊。。作为一个比例永远都画不好的画渣,这只少天的腿是不是太短了点_(:3」∠❀)_感觉比例各种不对,蓝瘦香菇

突然发现之前存了给卡总的信的插画图,啊,卡总没收到包裹,有点蓝瘦,还准备了进口零食的我_(:3」∠❀)_ [深夜赶着作业的我]@+Kaede+

可能会去。我。大概。应该能到把。

咦——!嘻嘻~:

那么多个不一样的他们,之所以都深受着我们的喜爱,是因无论他们如何个性迥异立场不同,但在荣耀这件事上,他们都抱着无可争议让人叹服的认真执着。




很早前的脑洞,拒绝过度揣度恶意曲解



=====天南地北海唠警戒线=======


顺便,再卖个安利——叶黄茶叶话会


嗯,我不是主办,也没法到场,和很多太太一样,只是都十分期盼着叶黄能有一个自己的茶话会,填补我这种粉内心期盼的空白,感觉那是如同里程碑一样的存在。嗯,好吧,个人也觉得这种诉求有点形式主义……



活动本身,没什么高大上的设定,也没有大神坐镇。但,据说,里面有着很多太太在因着各种现实因素半只脚退出圈外的情况下,还愿送上祝福最后推着叶黄一把,刻意为大家准备了载满她们对于叶黄祝福的礼物。虽然很多东西,不是抱着美好的祈盼就能有所结果,但还是希望,瓜熟落蒂时,会有人愿意接着她们用最后的精力结出来的果,在最后之际还能予人以乐……


安利初衷如此,但我们拒绝绑架!



也因着本人是个工科女,再怎么情怀也始终提倡理性消费的观念。

远在异地,在时间档期的计划安排中本就没有妖都行的亲真不提倡刻意而来了

但,身在妖都并且喜欢叶黄的朋友,若暑期尚未有所安排,也愿意跑到线下结识更多叶黄同好,没那么吃土的朋友,不防考虑出来一起玩一玩~